在現代,大多數人從不匱乏於物質物品,從器物、食物、衣物、用物等。就追求極緻的工藝制作者角度來說,當他開始制作之前,必須懷著極大責任之下去制作,謹慎為整個世界增加一個或以上物質存在,即使它為微量之一。當工藝者把他制作之存在之一,交給他的使用者,這是極大極大的責任。

十二年工藝研究歲月裡,作為工藝探索者,在生活極不穩定,以及面對各種研究實驗所承受巨大挫折,工藝聖山路途中,工藝者的心完全徹底消解,攀登聖山之路最後在於各種極微探索,最後銷毀「法」,讓作者的心與制品完全融入,並在絕對古典裡顯現,它代表存在或者物質界限。

從近代反思,油脂成為材料角度,而忽略每種油脂來自不同植物,油脂延續每種植物生命,而不應單純視為油脂,或者視它們為特定作用。我認為每種植物油脂代表大自然裡各種不同的音色與旋律,而油脂也是所有古皂制作核心,而不是精油或添加物,在油脂之外,它們屬於裝飾與結構上變化,以及表現上需要。

「技巧即思想」 – 何多苓

在這裡,專注於固體形態古皂制品生產,鍋爐工藝以敘利亞鍋爐為主,偶爾會採用法國馬賽鍋爐工藝,以及巴勒斯坦與其它中東民間鍋爐工藝,或者將各種鍋爐工藝混合運用。我認為鍋爐是詩的展現,工藝者在後期對於技術運用取決他個人對詩的理解,而非形式本身。

「古皂是什麼?」

就本質面來說,當我們穿越形體本身,我們看到是植物生命展現,每種植物有其獨特風貌或者許多植物交響出更豐富樣貌,它們給予人類在12分鐘至12小時一個循環,讓身體恢復舒服與平靜的律動,當植物與人的身體產生作用後,產生靜穆感,身體的觸感將這種感受傳導至心,這種感覺極為放鬆,就像夜晚裡你閉起眼坐下,專注於音樂反覆循環迴路,內心沒有任何雜念,整個人與音樂融入。在下一個循環來臨前,身體需要這種觸感去循環這些感受,如同日出日落。

回到工藝面來說,在十二年的工藝研究後,當掌握許多鍋爐工藝後,制品除了制品本身之外,另一層面開始進入表現。我喜歡用各種音樂制作角度切入古皂制作,有時後會採用很多錯誤結構運用或者很精密去切入鍋爐,我認為鍋爐是相當迷幻過程,當讀一段詩,操作許多詩,時間過程裡有許多片段,鍋爐本身是詩也是植物生命轉化。古皂與茶飲頗為接近,反應時間不長,所有在溶化後或飲下之後開始產生靡醉,然後下一個循環來臨。

請享受!

 

signature
 

 

制作

2018.01.31